富二代视频app下载

一秒记住【书迷楼 】,精彩无弹窗免费!

长公主的一番开导,让封小瑜的的心情平复了许多。

“去吧,与清舒好好谈谈。”

清舒在小瑜的屋子里的等,这时候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要知道以前她过来除非是特别要紧的事,不然小瑜马上就会来见她。也不知道这次是不是生气了。

瑶琴端了茶水跟点心进来,看着她焦虑不安的样子说道:“姑娘不要着急,长公主正与县主谈话,谈完了就出来。”

她们还是用以前的称呼,一来是习惯了二来觉得这样很亲切。

“你家县主昨日下午回来后怎么样,有没有哭?”

瑶琴也没瞒着清舒,说道:“昨日从镇国公府回来县主就说要回常州,殿下与她谈过以后晚饭都没吃就上床睡觉了。今早一起来就让我们收拾东西,没想到早膳还没吃方钢就来了。”

清舒惊了下,忙问道:“方钢怎么回来,可是常州出什么事了?”

她知道方钢是关振起的心腹,特意派他回来肯定是发生了重要的事。清舒心头一跳,莫非她的猜测已经应验了。

想到这里,清舒越发担心了。

瑶琴宽慰道:“姑娘不要担心,有殿下在县主不会有事的。”

妹子文艺小清新细腻容颜清纯美照

想着睿智的长公主,清舒心头稍安。

正说着话,就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看到小瑜出现,清舒不由走上前道:“小瑜,对不起。”

瑶琴识趣地退下了,然后还体贴地将门给关上了。

封小瑜看着她一脸内疚的样子,不由问道:“好端端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

“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说那样的话很不该,对不起。”

小瑜摇头道:“清舒,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而且你的猜测并没有错,我那婆婆真就这么干了。”

“方钢回京就是特意与你说这事的?”

封小瑜将信放到桌子上,说道:“这是振起派他送回来的信。”

清舒闻言心头一松,说道:“他既派了方钢回来将这事告诉你也是怕你多想。小瑜,在关振起心里你还是很重要的。”

也是关振起的坦白,小瑜才没那么伤心。若是等回常州在发现这事她肯定会闹得天翻地覆,然后带了孩子回京。

封小瑜说道:“清舒,他没碰欧阳姣,而是收了我婆婆身边的丫鬟。”

都不用细问清舒就知道怎么回事,她点头说道:“丫鬟好。若是你觉得她碍眼,将她发嫁就是。”

若是欧阳姣就很麻烦,不仅一定要进门而且还是良妾。

封小瑜摇头道:“不,这事我让他处置。若是她要抬那丫鬟为妾,我不会拦着的。”

清舒脸色微变:“小瑜,说起来关振起也是受害者,你若是跟关振起置气可就如了你婆婆的意。”

“我没有置气,反正已经碰了她放在后院当个摆设也可以,我爹后院就有两个摆设。不过振起若是要将她发嫁,我也不拦着。”

清舒不赞同,说道:“你婆婆身边的丫鬟都是年轻貌美的,放在后宅有太多的隐患。这要添个庶子庶女,看着多碍眼。”

“也许她肚子已经揣上了。”

清舒脸色大变:“什么,那丫鬟没吃避子汤?这怎么可以。”

封小瑜将过程简单说了下:“振起一个大男人想事没难周全,我那婆婆巴不得她肚子里揣上恶心我肯定不会让辛嬷嬷给她灌避子汤了。”

清舒气得不行,骂道:“既那么喜欢庶出的孩子,当初干嘛不让侯爷的妾氏多生几个?自己不想当便宜娘却要让儿媳妇去当,怎么那么恶心呢?”

封小瑜说道:“我那大伯子小叔子后院的妾氏大部分都是她给的。以前我只以为她就想逞婆婆的威风,可我现在算是看清楚了,她就是看不得儿子儿媳妇恩爱和睦。巴不得儿子儿媳夫妻失和,这样儿媳妇没人撑腰后宅就她一人说了算。”

“以前看她觉得慈眉善目,没想到竟如此恶心。”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封小瑜也觉得恶心,冷着脸说道:“沐晨的事可以狡辩为意外,这事绝不能再放过了。我祖母已经派人去找公爹,让他到公主府来了。”

知道长公主会出面,清舒也就不担心了:“那你今天要不要回去?”

封小瑜摇头道:“不了,等易安大婚以后再回去。”

事情已经发生回去也于事无补了,所以还是按照原计划等半个月再回去。

清舒说道:“其实凡事都有两面性。你婆婆手段下作让人生厌,但关振起却表现得很好。回去以后好好跟她过日子,别因为这事生份了。”

听到这话小瑜勉强笑了下说道:“我祖母跟我说,不要去相信男人的什么一世一双人这些话,那都是哄人的。只要他与我夫妻一条心就足够了,不用在意有没有妾。不然背负了悍妇的名声最终他还是纳了几房妾氏,那活得就跟个笑话一样。”

这话要是说也没错,只是看着她的模样这话清舒无法说出赞同的话:“小瑜,人也就几十年的光阴很快就过去,所以没必要勉强自己。若你无法忍受就与他分开住,眼不见为净。然后自己找乐子,像我姨婆那样我觉得就挺好的。我以后老也要学她,这样既活得舒心,晚辈也会真心孝顺。”

和离是不可能的,若和离关振起肯定会再娶。这要后娶的媳妇是个恶毒的害了沐晨两兄弟,小瑜将永远活在自责之中。

这话说道封小瑜的心坎里去了,她的眼泪不由地落了下来:“这次的事我不怪他,以后也会跟他好好过日子的。但若是他主动纳妾我不想再与他一起生活下去了。”

“我知道祖母跟娘说的话很有道理,按照她们说的做能安顺一辈子。可凭什么他毁诺了还要让我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与他好好过日子,清舒,我不愿意。”

清舒点头说道:“嗯,咱们没必要那么憋屈地活着。等回常州你就将这些话与关振起说,让他也有顾忌。”

“我不跟他说,但我会这么做。”

清舒点了下她的头说道:“你傻啊,你要跟他说。这样他就会有顾忌,以后也不敢不对你好了。”

“这样有用?”

清舒点头道:“当然有用了。许多男人觉得妻子离了自己活不了,所以就不会将妻子当一回事行事就无所顾忌;若是让他意识到妻子没了自己一样过得更好就会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