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如何卸载旧版丝瓜

楚剑秋斜睨了吴奂一眼说道:“莫非吴老哥没钱,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要去找下一家了!”

说着,楚剑秋就要作势起来。吴奂见状,连忙把楚剑秋按到椅子上,说道:“楚兄弟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虽然楚兄弟这货物量大,但是以我们宝通商行的体量,吃下楚兄弟这点货还是没问题的。楚兄

弟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老哥我保证凑齐足够的七品灵石!”

楚剑秋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就等吴老哥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若是吴老哥还凑不齐足够的七品灵石的话,兄弟我可就要去找下一家了!”

吴奂拍了拍胸膛说道:“老哥做事,楚兄弟尽管放心,三天之后,保证楚兄弟能够满意!”

楚剑秋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吴老哥了,三天之后,再来叨扰!”

说着,楚剑秋站起来,向吴奂告辞离去,吴奂亲自把楚剑秋送到宝通商行大门外。

在楚剑秋离开后,吴奂开始大力调集宝通商行内部的七品灵石,争取在三天内把足够的七品灵石给腾出来。

若是把这单生意做成了,他吴奂在宝通商行内绝对是立下一番大功劳的,说不定还能够因此更上一步呢。

所以面对和楚剑秋的这单生意,吴奂是不遗余力地去筹备着。

当然,关于和楚剑秋这单生意的事情,吴奂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至于筹集七品灵石的目的,他也只是使用了其他借口。

姒云虽然从宝通商行的大动作中猜出了一些端倪,但是姒云虽然老是被吴奂骂她不够机灵,却并非真的蠢,她自然不会多嘴去和别人提及此事。

俏丽迷人甜甜小布丁公园嬉戏

若是她连这点分寸都没有的话,吴奂也不会把她当作接班人来培养了。

楚剑秋回到孟家少主府的时候,发现孟闲早已在翘首以盼地等他回来。

“老大,你回来了!”孟闲见到楚剑秋,顿时连忙迎上去,惊喜地叫道。

楚剑秋见到他这样子,顿时疑惑地问道:“怎么,你找我有事?”

孟闲也没有隐瞒,顿时把孟思松告诉他的事情向楚剑秋说了一遍。

楚剑秋听完了之后,顿时冷笑道:“这孟淮还当真是贼心不死,在远古遗址秘境中让他逃掉了一命,居然还敢回来兴风作浪!”

孟闲听到这话,顿时不由一怔,问道:“老大,你在远古遗址秘境也碰到孟淮了?”“不错,这厮的运气的确不错,在进入远古遗址秘境的时候,恰好落在了一个小岛附近,那个岛屿上长满了魔鳞果,也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黑色果实。孟淮就是吃了魔鳞果之

后,才实力暴涨的!这厮在实力暴涨之后,不自量力,居然还想杀我,本来我是差点杀掉他的,只可惜被暗魔狱的人半途搅和了,让他逃掉了一命!”楚剑秋说道。

孟闲听完楚剑秋的讲述,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先带我去看看你父亲!”楚剑秋又对孟闲说道。

“是,老大!”孟闲答应了一声,带着楚剑秋来到了家主府邸中。

楚剑秋见到孟思松那副生机断绝,形容枯槁的模样,顿时不由一阵沉吟。

孟闲见状,顿时不由紧张地问道:“老大,有没有办法?”

楚剑秋说道:“办法倒是有,你先等我一会,我先试试这办法行不行。在这期间,不要打扰我!”

楚剑秋说罢,向孟思松和孟闲告辞,回到少主府自己的府邸中,把少主府的府邸传送阵更改了一下,对接玄剑宗万石城的传送阵,通过传送阵返回了万石城。

楚剑秋回到万石城后,直接到炼丹室里找到了秦妙嫣,打算和秦妙嫣合力炼制一颗疗伤丹药。

其实楚剑秋完可以把生命源液直接拿一滴交给孟思松,以生命源液的治疗效果,完能够治愈孟思松的伤势。

只是生命源液事关重大,楚剑秋并不想轻易泄露给其他人。

贡涵蕴和他一起出生入死,是可以值得绝对信任的人,顾卿和贡南烟是贡涵蕴的父母,也不至于害他。

对于孟闲,楚剑秋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但是对于孟思松,楚剑秋却是心存防范之意的。毕竟孟思松之前可是接受过七皇子的邀请,前往过风元皇城的,虽然七皇子和五皇子是死对头,自己已经和五皇子结下了仇怨,按理说七皇子大概率不至于对付自己,但

是楚剑秋却绝不会把自己的性命寄托于这些从未见过面的人上面。

孟思松可以说是七皇子的阵营的人,谁知道一旦他获得了生命源液,会不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七皇子。

若是真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风飞远、周昆等人就绝对会猜到当初珍宝谷那个石室中的生命源液被自己取走过,这将会对自己造成难以想象的威胁。

但是孟思松是孟闲的父亲,自己作为孟闲的老大,总不能对他见死不救吧。

所以,楚剑秋就想到了一个折中之法,把生命源液和其他的灵药混合起来,炼制出一颗疗伤丹药来,用各种灵药来掩盖住生命源液的气息。

但是论起对灵药药性的了解,楚剑秋远远不如秦妙嫣,所以楚剑秋只能回到万石城中来找秦妙嫣解决这件事情了。

秦妙嫣见到楚剑秋出现在炼丹室,脸上先是一喜,但接着就绷著了脸,淡淡地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楚剑秋见到秦妙嫣这副不冷不热的态度,顿时不由很是头疼,他记得上次来炼丹室的时候秦妙嫣的态度都还很好啊,怎么这次就又变了一个样了。

和这些女人打交道,还真是心累。

楚剑秋走上前去,赔笑说道:“我这不是想来看看你么,难道没事就不能来见你?”

楚剑秋上次已经吃过了亏,自然不能直接承认自己过来见她就是有事要找她帮忙,若是真这么老实交代的话,秦妙嫣绝对没有好脸色给自己。秦妙嫣听到这话,果然脸色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