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们散修的联盟……”李柃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

  阴长明目光炯炯,精神振奋:“不错,我们玄洲的散修不想坐以待毙,只有联合起来,阻挡封天这一途可走。”

  李柃道:“道友有所不知,我并非玄洲本土所出的修士,而是来自海外。”

  阴长明道:“我们晓得。”

  李柃奇道:“你们晓得?”

  我才刚刚胡诌的,你们就晓得?

  阴长明道:“一名修士修炼上进,不可能从未有过事迹流传,但遍观玄洲内外,数千年间,前辈都无丝毫痕迹留下,必定不是我等本土修士。”

  “原来如此……”李柃暗道。

  阴长明继续道:“但无论如何,既来此间,便可共谋!

  相信前辈也已知晓,三宗有封天之谋,要断我等修士之根,一旦让他们成功,说不定会变本加厉,把天庭的势力推向远方海外,如同昔日之冥宗!”

  “如同昔日之冥宗?”李柃微讶,这一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实在太多了。

  “不错,这些个宗门,无论仙魔正邪,一个个都想着壮大,扩张,以己道化天道!

  孰不知我等散修之道包罗万象,亘古以来就长存于此世之间,如何能够让他们消灭殆尽?

  我等修仙,不假于外,所求者也是自在逍遥,有何必要弄出一个劳什子的天庭来管束,他们又有何资格替天行道,定义因果善恶?

  但凡有志之士,都应该加入我等的联盟,共同对抗玄洲三宗,前辈既来此间,还出手夺了他们一条龙脉,如今又谋夺龙魂果,想必也是有所谋算,不如加入我等,互为奥援,共谋大事!

  实不相瞒,我们已经联合有一群志同道合的道友,甚至就连宗门之内都不乏支持者,而且那人合道多年,仍旧还与天道分庭抗礼,根本无暇显圣,天云宗上下真正管事的也就那几位元婴高手,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合道,对抗,显圣……

  原来如此!

  李柃眼皮微跳,没有想到,还真从阴长明口中听到一些重要消息。

  他当然也不会轻信这阴长明所言,如有机会,自当各方求证。

  但这种重要之事,应该不至于信口雌黄。

  他口中的那人已然合道,这是处在化神之上,神秘莫测的终极境界,乃是取炼虚合道之意,羽而化之。

  古修或以此讳言死,但对真正的大能高手而言,却还有机会保留自身灵智和意识,转为道境的存在。

  不过李柃只是把这些当作传说来看待,还从来没有正经与人讨论过。

  以前的交游层次实在太低,也根本接触不了这些事物,这还是在阴长明误以为自己是前辈高人的前提下,才会有所谈及。

  李柃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无奈苦笑:“你们呀,想得太简单……”

  阴长明虚心道:“前辈有何指教,不妨直言。”

  李柃摆了摆手,道:“不必多说了,倘若你们之间真的有联络聚会,我找个机会过去看看就是,但我不会参与你们的任何事情。”

  阴长明对此毫无意外,绝大多数人对这种事情都是谨慎万分的,能够松口答应过去看一看,那就已经是有所倾向了。

  他也不指望能够一下就拉到人,只是问道:“前辈,那我们应该如何联络您?”

  他说到这里,不由得有几分幽怨:“上次我的传讯符诏,您随手就丢给小辈了……”

  李柃道:“倘若能以梦境联络,或者其他通讯传话的手段为最好,我已经不在玄洲,往来多有不便。”

  “前辈,您已经离开玄洲?”阴长明略感意外,旋即恍然大悟,“也对,如今三宗之人都想找您,倘若不想成为他们的供奉长老,就得成为敌人,这的确是桩不小的麻烦。”

  李柃依旧一副风轻云淡,浑不在意的模样,心中期盼阴长明多说一些。

  这些事情他也不好主动开口询问,一开口就破格了。

  结果阴长明竟然不提了,似乎担心正好触了前辈的霉头,惹得他生气。

  李柃也只得作罢,听阴长明提及联络方式:“我们有一位主修梦道的结丹道友,人称莫老,当然,前辈称他小莫就是……

  此人炼制了一件名为清梦枕的秘宝,持续数百年为我等提供交流论道之所,如今已是小有名气,只要持有他所炼制的信物凭依,都可以轻松进入。”

  李柃问道:“那凭依何在?”

  阴长明道:“此物并不鲜见,就连市面上的墟会都偶有出售,这次我来得匆忙,未曾带上,明日这个时候再于此交给前辈。”

  李柃忍不住道:“就不能现在去取来给我么?”

  阴长明怔了一下,尴尬道:“晚辈入梦不易,这还是仗着过往留有精神烙印在此间,方才得以找到,这一时之间,连续入梦,恐怕……”

  李柃道:“不必如此麻烦,你这缕精神回归就是,我跟你过去。”

  阴长明大奇:“前辈擅长梦道?但即便如此,我还真未曾听闻,能够凭着一缕神念就自由出入他人之梦的,梦界浩瀚,若无凭依,如何寻得?”

  李柃道:“你未曾听闻的事情多的是,只管回去就是。”

  阴长明有些神色莫名,撤去神念,飘散无踪。

  片刻之后,意识回归,来到了与现实中一模一样的血砚宫中。

  在此他精神强悍,浩瀚如渊的力量得以维系,立刻就发现了异常。

  “怎么有股香气?”

  梦境之中,五感浑蒙,知觉能力远远低于现实。

  少数人能够做带着颜色和清晰触感的梦,那是特例,大多数情况还是视觉与听觉占优,而且以黑白颜色与缥缈幻音居多。

  这些都不是真实感官之中而来,而是依赖意识运行过程之中产生的记忆和想象。

  常人回忆和想象形状,声音容易,回忆和想象触觉,嗅觉和味觉困难,尤其嗅觉,几乎与大脑皮层无关,这是一种极为原始和深层的感知能力,现实中都不缺乏嗅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香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苏兮兮沈御风只为原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苍生问鬼神并收藏香祖最新章节